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工作不仅是为了花钱更方便或是减轻家里负担,更是为了培养独立担当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

2020年10月15日 10:28

当下“寻找兼职”不再是机械性的可替代劳动更多偏向于高难度的不可替代性劳动。准大学生们更愿意选择高成长性岗位,倾向于脑力劳动,同时对于户外作业或劳动输出型岗位亦可接受。“兼职”可以让学生在接触社会的同时增加工作经验,不仅能减轻父母负担,还能锻炼自己,日后找工作时也是一份漂亮的履历。

作为租赁平台中的独角兽,租客网的“全民合伙人”的招募成为当下受到众多学生青睐的兼职项目之一。租客网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让学生们可在此放心兼职,获得合法保障。


学生们成为全民合伙人后可依照朝九晚五、周末双休的企业上班制度实现暑期兼职,通过接收房源推送信息将房东与租客完美匹配,促成租赁房屋双方的交易。同时可与自己的朋友、同学组成“合伙人团队”,让“孤军奋战”变为“组团打怪”。推广房源并交易成功、团队成员成功出租房源、团队成员使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全民合伙人都可获得丰厚的佣金奖励,把众多上班族未实现的“钱多事儿少离家近”提前变成现实。


对于广大准大学生来说,加入租客网“全民合伙人”将获得:

1. 高效便捷的工作效率:“全民合伙人”通过线上分享房源信息给租客,或者将求租信息分享给房东,实现双向资源交流。并且可以让租客线上实时看房,避免线下东奔西跑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实现精准租客与房东服务,大大提高工作效率与房租租赁成交率,获得超高佣金。

准大学生有很多在外地上学的同学朋友,其中将有很大一部分人可能会选择在校外租房生活,或是利用暑期的长假时间在外地短租旅游,选择更有家庭生活气息的民宿,而不去选择千篇一律的快捷酒店,这就让广大准大学生拥有天然广阔的潜在客源,可以“既赚人情又赚钱”,帮助朋友同学解决租房难题;

2. 内涵提升的工作价值:对于缺乏社会经验的学生来说,“社会实践”的第一课非常重要,对毕业后的社交与工作将产生深远影响,尤其是社会关系的建立和人脉圈的巩固。

“全民合伙人”的发展平台可以给广大准大学生最好的实践平台,这是一个“做人”的职业塑造点,为自己获得经济报酬的同时提升与人交际的能力,尝试用自我能力帮助别人解决燃眉之急,获得精神尊重与满足感,这是“全民合伙人”能带给学生的最大力量。


尤其是现代年轻群体越来越看重“成长”,他们把跳出原生家庭的经济观念和行为看做一种独立。通过租客网的全民合伙人他们将明白:工作不仅是为了花钱更方便或是减轻家里负担,更是为了培养独立担当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来租客网,给自己一个全然不同的兼职体验!


相关推荐

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消费者

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6月02日 11:36

租客网:这房子,大概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我们的生活又翻开了新的一页。我们怀揣着各自的梦想和希望跨入了2020年。新的起点,新的希望,新的面貌,可年度更迭,你还在为各种数不尽的贷款而愁苦。房贷、车贷……除了贷款你还剩什么?国内的“千万富翁”有很多,有钱消费的却很少,而他们大多是拥有千万资产的中国式“穷人”,这说的就是国内的“房奴”们。“安居乐业”这个成语表现了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观念之一,安定生活才能愉快工作,到了现代往往衍生成“有了房子才能愉快生活”。但是现在不断飞涨的房价却让适婚的年轻人们犯了难,想要结婚,首先得买房。可是大部分夫妻双方带着各自的父母两家一起,才凑得出房子的首付。这也意味着夫妻两人未来几十年都要背负巨额房贷而生活拮据,不敢过度消费、不敢请客、精打细算、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份用。你坐拥千万资产的房子,资产却被“冻”住了无法流动。因此一贫如洗,连正常生活却也感到艰难。根据统计,现在国内已经有足够34亿人居住的房产,数量明显供过于求,但价格却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很多不愿背上巨大债务人的年轻人,选择了租房。以现在的租金水平来看,大部分城市租金水平是低于月供的,即使在北上广,如果租的稍微远一些,几千块就能租到满意的房子。相比起购房而言,租房的流动性和自由性也更大,工作在哪里房子就租到哪里,想要更换城市也不用有太多顾虑。在这种大环境下,租客网应运而生。租客网是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其租客至上为目标,根据租客的租房登记需求免费为租客匹配租客要求的优质房源的网站,以最友好的方式呈现给用户,为用户带来最佳租房体验。“租客”在传统意义上是指租房的客人,而现代“租客”有了新的概念——除了老婆什么东西都是可以租来。房子,车这种大件,还是家用电器,数码产品,办公用品,机械设备生活用品,甚至是连床都可以租。租客网也在为此不断努力,扩大服务范围,为租客们带来真实的服务。其旗下的推出的租客惠,就是为了租客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的一种呈现先形式。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为合作商家和网站内的租客提供了多种优惠方案,节省他们的投资、生活成本。租客网拥有品牌、有实力,其提出的全民合伙人新兴加盟计划,更是能为“一贫如洗”的你带来靠谱的副业,增加你的收入。新的一年,你即使口袋空空,租客网也能让你用“租”富起来。

2020年04月27日 11:41

古井贡酒、泸州老窖押注高端酒 产能“大跃进”引发销售压力剧增

作为地方名酒,古井贡酒(000596,股吧)和泸州老窖(000568,股吧)在白酒市场上知名度并不低,其销售情况也是稳步上升,产能扩张也是情有可原,但若超过市场承受力或不考虑自己销售潜力而出现翻倍产能扩展,则显然是决策层有些过于乐观了,在各项成本费用的提升下,很可能会导致企业的资金链变得紧张,影响到公司长期发展。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许多消费类企业日子过得愈发艰难,白酒行业也难逃其中。近日,《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采访了多位分布在各地的白酒经销商(范围包括北京、大连、宁波、南京、淄博等地),他们均称疫情之后白酒销售业务近乎停滞,多数认为需要等到8、9月份时才能逐渐转好。按理来说,相关酒企这段时间应该“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可事实上却有一些白酒上市公司正在逆势扩展,在生产端做起了文章,这其中的代表公司就有古井贡酒和泸州老窖。  古井贡酒89亿元技改项目存疑  3月3日,徽酒龙头古井贡酒抛出一份高达89亿元的技改方案,方案一经发布便引来业界和资本市场高度关注。要知道,直至2018年,古井贡酒总营收才刚刚达到86.86亿元,而2019年的营收目标也仅定在102.26亿元,公司今年一季度豪掷89亿元进行项目技改,几乎相当于再建一个古井贡酒。  对于古井贡酒的做法,不仅业界有不少人质疑,且媒体也同样有质疑,如《证券市场周刊》刊发的《古井贡酒:产能大跃进消化成难题》文章就指出,在2016~2018年,古井贡酒白酒产能达到每年14万吨,而产量只分别为8.38万吨、8.15万吨和8.33万吨,产能利用率为59.86%、58.21%和59.5%,公司的产能利用率在60%以下的水平上已经徘徊了3年,即产能利用率基本稳定,扩产远非是急不可待的选择。如此情况下,按理说公司更应该投入更多资源在销售端,而不是在生产端上下功夫。  古井贡酒发布的最新技改方案显示,89亿元技改项目需要5年建成,建成之后,将形成年产6.66万吨原酒、28.4万吨基酒储存、13万吨成品罐装能力的现代智能园区。此外,公司还称,如果在正常年份,生产负荷达到100%的情况下,可实现营业收入150.8亿元,每吨白酒能卖到11.6万元。技改方案长达102页,内容非常丰富,但令人遗憾的是,读过之后却让人产生疑问。  首先一个疑问是,新的项目建成后,古井贡酒原先的产业园区如何安排。从技改报告来看,这个89亿元的项目并不是在原有园区基础上做改造,而是重新选址,占地高达1830亩,如果原有园区也同时正常生产并销售的话,《红周刊》记者做了一个简单测算,依据古井贡酒2016年至2018年的年报,公司生产和销售白酒吨数基本稳定在8万吨以上,其中销售吨数分别为8.16万吨、8.4万吨和8.28万吨,若保守估计,假设2025年其原有园区仍能生产8万吨、销售8万吨酒,考虑到古井贡酒在技改方案中所预计的每吨酒销售单价11.6万元,那么原生产园区2025年销售的酒大致在92.8亿元左右,加上新建园区可实现营收150.8亿元。理论上,古井贡酒2025年的销售额将达到243亿元左右。  先暂且不论古井贡酒能否在2025年卖出这么多酒,就白酒销售市场能否有这么大的空间留给古井贡酒本身就是很值得考量的问题。从上市公司近些年的财报来看,古井贡酒90%市场都来自于华中,虽然财报中没有详细的划分,但《红周刊》记者在古井贡酒控股方古井集团2019年9月9日发布的一份募资公告中看到,其称安徽省内收入占到古井贡酒营收的50%以上,而且《红周刊》记者更是在东吴证券(601555,股吧)的研究报告中看到,据渠道反馈,古井贡酒安徽省内收入已占到其营收的80%,也就是说,如果2025年古井贡酒想卖出243亿元的白酒,那么至少要有121.5亿元至194.4亿元的白酒需要在安徽省内销售。  《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东吴证券发布的研报称,2018年安徽省白酒市场总份额仅为250亿元(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且预测2022年市场上升到310亿元,平均每年增长12亿元,若按这个发展速度来看,2025年安徽省白酒市场也就在346亿元左右。如果到时,古井贡酒要在安徽省内卖出121.5亿元至194.4亿元白酒的话,则要占到安徽市场份额高达35%至56%。  然而,据东吴证券发布的研报,目前古井贡酒省内份额也只有25%左右,若想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市场份额就上升10至30个百分点,显然是非常困难的。毕竟安徽省内白酒品牌众多,光上市的公司就有4家,口子窖(603589,股吧)、迎驾贡酒(603198,股吧)等酒企早已与古井贡酒展开了激烈的市场战。而且,目前为了维持目前的25%市场份额,已花费了古井贡酒近三成的营收投入到销售费用上,若还想继续大幅提升在安徽省内的份额,则所需花费更得是“天文数字”。  既然古井贡酒未来在安徽省份额大幅提升难度很大,那么对于古井贡酒来说,若想销售出243亿元酒,则还有两个可能:一是其在安徽省内突然增长了相当大的需求量,二是省外市场变得更加畅销。但《红周刊》记者翻阅了相关研报并对一些经销商做了调研,发现这两条路走起来也相当的艰难。  首先从安徽省白酒市场总量来看,若古井贡酒2025年安徽省市场份额仍在25%,若想消化掉其生产出来的243亿元中50%至80%销往安徽的酒,那么就需要届时安徽省总市场规模在486亿元至777亿元左右。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安徽省白酒市场才为250亿元,且据东吴证券研报,2022年对安徽省白酒消费的预测也仅在310亿元左右,若想2025年突然出现486亿元至777亿元的市场空间,显然规模年度平均增速要明显异常超过历史表现的。很显然,指望安徽省内市场到时突然大放量是很不现实的。  那么,若想消化掉这243亿元的白酒,还有一个可能是到时古井贡酒的省外市场突然大幅猛进,然而从近几年的实际情况看,其在安徽省外的占比并没有一个大幅的提升,而且《红周刊》记者近日还采访了一些白酒消费大省的经销商,发现古井贡酒在这些省份的影响力也并不是那么强,比如山东金姓经销商、江苏付姓经销商、浙江刘姓经销商以及辽宁周姓经销商都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古井贡酒这类徽酒自身和身边人代理都比较少,平常消费者也多是买本地品牌(比如江苏的洋河)或茅台(600519)这类强势品种,专门购买古井贡酒的消费者非常少。记者采访的经销商的表述虽然不能代表全部,但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古井贡酒在省外市场的“尴尬处境”,上有茅台等高端酒、中有本地强势品牌,古井贡酒要想在省外市场上“开疆扩土”压力不小。  综合上述分析,古井贡酒即使在2025年完成技改项目建设,新老园区共生产出价值约243亿元的白酒,这些白酒的销路也是非常有问题的。若没有那么大市场空间,再造一个“新古井”又有何意义呢?当然,古井贡酒在2025年也可以选择不生产出这么多酒,但若不是为了生产那么多酒,这么大产能放在这儿,不是资源的浪费吗?更何况,在目前原有的园区产能还未饱和的情况下,89亿元技改项目是否必要是值得商榷的。  毕竟,这89亿元对于古井贡酒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且据公司的技改报告,这些钱全都需要公司自筹解决。从古井贡酒目前的资金情况来看,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货币资金为36.96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为11.83亿元,合计无法覆盖技改所需要的89亿元,这意味着这一项目可能大部分资金需要借款或者以发行股份方式募集。  对于资金来源,古井贡酒目前并没有一个更详细的披露,在技改方案中表述也十分模糊。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开始,古井贡酒已产生了不少因银行承兑汇票贴现而产生的利息费用,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分别为140万元和2701万元,虽然因为目前银行存款较多,这部分费用被抵消掉,但未来随着技改项目推进,很可能要消耗掉一些银行存款并需要大笔借贷产生大量借贷费用,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资金链能否像现在宽裕一样就很难说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古井贡酒的大股东古井集团被爆出有40%股权被冻结(二股东持有),虽然公司近日称这与上市公司没有什么关系,但据古井集团的募资报告,古井贡酒贡献了其近80%的营收,作为集团重要的现金奶牛,是否真的能“置身事外”,未来是否会有资金帮助也是令人疑问的。  古井贡酒营收数据有出入  除以上问题外,《红周刊》记者根据古井贡酒往年财报核算了其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发现其中有一定的财务数据勾稽异常。  2018年、2019年上半年,古井贡酒营业收入分别为86.86亿元和59.88亿元,若考虑到国内增值税率16%的影响,则古井贡酒2018年、2019年上半年含税总营收大约为100.76亿元和69.46亿元(实际上,2018年1~4月国内增值税率为17%,所以2018年实际含税营收可能比推算的金额还要高)。  据古井贡酒披露的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91.58亿元和53.52亿元,此外,2018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新增加预收款分别为6.46亿元和-6.32亿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8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达到了85.12亿元和59.85亿元。  将这两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2019年上半年含税收入都比现金收入分别多了15.64亿元和9.62亿元。理论上,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分别新增这么多金额。  可事实上,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古井贡酒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13.78亿元、13.48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2018年仅增加6.33亿元,2019年上半年未增加反而减少了2959万元,这与理论新增金额明显不符,分别产生了9.3亿元和9.9亿元的差异。  虽然,公司在财报中披露了相应的应收票据背书金额,分别为3.73亿元和12.57亿元,但即使是考虑到这个数据的影响,也无法解释其中存在的差异,如此情况就需要公司做更多解释和披露了,否则其营收金额是有虚增之嫌。若公司真的存在营收虚增的情况,还要进行大额投入进行技改项目,则就显得很为反常了。  泸州老窖高端产品“大跃进”  除了古井贡酒的技改项目引发投资者广泛关注之外,另一家白酒上市公司泸州老窖也在前后脚发布了其为技改项目募资的公告。3月12日,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拟发行规模不超过15亿元的公司债券,用于酿酒工程技术改进、黄舣酿酒基地窖池密封装置,以及制曲配套设备购置等项目。  其实,近些年来,泸州老窖一直在对自己的生产端进行调整,其中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想释放更多高端酒的产能,来抢占日益激烈的中高端市场空间。比如此次发行公司债进行的技改项目,就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为中端酒提供窖池,令其原有窖池为高端单品国窖1573腾出更多空间。  这个技改项目早在2016年就已启动了,总投资额高达74亿元(30亿元靠非公开发行股票,40亿元靠发债),据泸州老窖曾在2019年5月14日的投资者调研纪要中称,此项目的新酿酒基地已经开始投粮,2019年下半年将出4000多吨基酒、2020年的产能预计达到1万吨,2021年达到6万吨。  按照公司的计划,随着技改项目的逐步建成,老窖池就能有更多空间生产国窖1573,这对泸州老窖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也许是受此氛围的感染,泸州老窖近段时间透露出的国窖1573的产能、销售方面的消息越来越“乐观”。然而,《红周刊》记者对此进行梳理分析,发现其中是存在一些矛盾或者令人迷惑的“大跃进”现象。  在2019年5月14日的投资者调研纪要中,泸州老窖称,国窖1573自2000年推出以来,基酒每年产能约3000吨,若照此推算,2000年至2019年上半年,共约生产国窖1573基酒5.85万吨(3000乘19.5)。随后,在5月30日的投资者调研纪要中,泸州老窖又称,目前国窖1573基酒储备超过2万吨,若扣除这2万吨,那么2000年至2019年上半年理论上共约卖出国窖1573白酒3.85万吨,平均每年大概卖出1974吨(3.85万吨除19.5年)。按理来说,对于国窖1573这类高端产品而言,由于窖池的限制(多用明代老窖池),产能应该比较有限,但在2019年5月30日的那次调研纪要中,泸州老窖突然对国窖1573的未来产能和销量十分乐观,称近年来一批老窖池陆续达到生产国窖1573基酒的标准,公司力争在2020年将国窖1573系列成品酒的销量提高到1.5万吨,2025年达到2万~2.5万吨。  首先,从产能而言,有多少老窖池能达到国窖1573的标准,增速是多少,增长是否突兀?毕竟自2000年至2019年中旬,时间已过去了20年,但国窖1573的产能还在3000吨左右,貌似没有太多的变化。除此之外,新增的符合标准的老窖池能否支撑其2020年销售1.5万吨的豪愿?能否赶上时间进度?要知道,像国窖1573这样的高档酒是需要时间沉淀的,并不是短短几个月就可以生产出来的。  其次,从销量而言,公司2019年10月28日宣布国窖1573销售超百亿元(徽酒新闻),但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其营收总共为114.77亿元,若按其2019年10月发布的数据推算,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国窖1573的营收占比应该已相当高了,起码超过80%,要知道在2017年、2018年,泸州老窖财报中高档酒占营收比例还都未超50%,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国窖1573的营收贡献在2019年突然大幅提高了?其背后的原因显然是让人好奇的。  2019年国窖1573如何实现“跨越增长”已经令人十分迷惑了,在此基础之上,泸州老窖提出的2020年销售目标更是显得很是“跃进”。据调研纪要,泸州老窖称2020要将国窖1573系列成品酒销量提高到1.5万吨,《红周刊》记者查询了泸州老窖天猫旗舰店,其中国窖1573五十二度酒500ml价格在1099元,由此推算,每ml大概在2.198元左右,若假设2020年不提价,每ml单价仍在2.198元左右,销售出1.5万吨国窖1573则会带来约329.7亿元的营收。要知道,在2019年10月28日,泸州老窖才刚宣布国窖系列营收超过百亿元,且2017年、2018年泸州老窖的高端酒营收分别才达到46.48亿元和63.78亿元。先不论是否有这么大市场空间,若按往年高端酒的增速来看,要想在一年之后,光国窖1573营收就提高200多亿元,如此的增速是令人十分惊奇的。这一数字是否显示出泸州老窖对未来经营过于乐观了?这一点需要投资者自己去捉摸了。若按泸州老窖的目标前行,如何做到?是令人好奇的。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与公司官方“信心满满”、“一片大好”的景象相反的是,《红周刊》记者对一些白酒大省的经销商做了一些调查,这些经销商对泸州老窖的销售状况并不十分认可。比如,有位山东淄博的经销商就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当地人偏爱喝酱香酒,高端酒也多是选择茅台,相对来说国窖1573走货量并不是太高”,除此之外,辽宁大连、江苏南京以及浙江宁波的几位经销商也表示在他们所知的情况下,泸州老窖卖得并不太好,其中,辽宁大连经销商还特别表示“近些年来已经不太爱卖泸州老窖了,其旗下品牌高达1000多种,显得十分杂乱,再加上疫情之下,仍然通知他们将在4月初提价,资金周转不过来将会减少对泸州老窖的销售。”虽然这些经销商的表述并不能代表全部声音,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包括国窖1573在内的泸州老窖系列酒在部分地区的实际销售情况。那么泸州老窖近年来是否真与其所描述的销售图景相符,是需要投资者更多的调研观察。  泸州老窖财务数据有异常  其实,泸州老窖的营收数据向来存在不少谜团,比如说作为一家消费类公司,其与其他白酒公司不同,大客户愈发集中,第一大客户的占比2018年已超过40%,但是这一客户是谁却是非常神秘的。除此之外,此前《红周刊》记者还曾撰文对泸州老窖2017年~2018年的营收数据提出疑问,若按照此前的方法核算,泸州老窖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同样存在不小疑点的。  据公司财报,2019年上半年,泸州老窖营业收入为80.13亿元,若考虑到国内增值税率16%的影响,那么其含税营收为92.95亿元。  而据泸州老窖2019年上半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公司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81.52亿元,且同期新减少预收款2.12亿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2019年上半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达到了83.64亿元。  将当期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9年上半年含税收入比现金收入多了9.31亿元。理论上,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增加9.31亿元。  然而,在资产负债表中,泸州老窖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为24.84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仅增加8519.37万元,与理论新增金额不符,存在8.46亿元的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公司披露了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票据背书金额,高达36.59亿元,这部分金额也无法解释存在的8.46亿元差异,若再考虑到此前《红周刊》记者对其2017年、2018年营收的核算,泸州老窖营收已连续几年都存在异常,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不得而知,需要公司做出更多解释和披露

2020年04月21日 14:20